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平平淡淡 >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这片美丽的草原,锻炼的是你的心性........虽说内蒙其实是观光发达的地区,沿途充斥许多「景区」,但
不代表此地并不落后。对于生长在都市的胎胎来说,城乡落差确实存在。面对旅程中的挫折————相信我,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。

第一个我想说白桦林,这事不到致命的程度但颇为好笑。白桦林是人人必游的景点,白桦林故名思议就是树干是白色的,不过我们看到有大叔辛苦的提着油漆在漆树干,上前攀谈何以需要如此,这树不就是白的了吗?大叔遂答:「涂了长得较好。」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有图有真相,大叔很认真的在把树涂白=_=

《其一:如厕》
上帝对女性最大的歧视就是,我们无法站着尿尿(好吧,是很难,不是无法)。总听说大陆茅坑可怕,小时爸爸带我返乡探亲时很怕,出社会后到四级城市出差也怕,岂料如今自投罗网花钱到蒙古来体验茅坑了。
总之,在呼伦贝尔,许多时候,老远看见外表看起来颇像回事的木造卫生间,一走进去就闻到令人崩溃的气息。
里头很简单,一块木板,几个窟窿,两脚一跨,下头就是天然马桶,但抱歉,没有天然沖水钮。即便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往下看,但好奇心容易杀人,视线随着飞舞而上的苍蝇蚊虫一看,哎唷喂,前人的血泪结晶就在脚下堆叠成山,从此,我相信小孩掉到茅坑里面,确实有溺毙的风险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奔向自然示意图XD

在都市里借厕所容易,忍耐也有个限度,但在呼伦贝尔这几天,日日都奔驰个几百公里,不可能镇日闷着膀胱。后来我们发现,在这样天然的环境里,现代化的厕所反而是最不卫生的建筑,于是我们决定集体奔向自然。
流程大概是这样的:找到一座有天然掩体的目标,男丁在最外围避免路人擅闯,女孩两两作伴,深入掩体,轮流迅速蹲下解放。至于男丁......天涯何处无厕所?
《其二:爬电塔》
这完全是个意外的行程。
白鹿岛是我原先很期待的景点,上网搜寻呼伦贝尔自驾游,很难不被网上如诗如画的风景吸引。然而,大老远驱车到了现场,那感觉就是......,参加网路正妹见面会,照片比本人好看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观景台景色长这样.....

我与旅伴V都有一种病叫做「爬高病」,大学参加登山社的V,病态更胜于我。我俩一心想到更高的地方看风景,在观景平台上左右游蕩,眼见旁边一座电塔有几个人攀爬下来,便也傻呼呼的冲上去。眼看我俩劝不听,男丁宫城也只好跟在后头爬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危险动作请勿模仿@@

根据目测,这塔起码有十米高,而且楼梯可能是设计给小龙女走的,比谢宅的楼梯还陡。坦白说我爬到一半就后悔了,但前头V已经爬到塔顶,后面还有宫城在后头信心喊话:「眼睛往上看!只要专心踏好脚下这一格就好!」心内遂想,现在跌死是死、爬上去跌死也是死,不如看个风景再死比较痛快。
于是,胆小鬼在宫城的信心喊话下,一步一步,脚软软心弱弱的爬上塔顶,在烧欠维修的木板与铁皮搭建起的地板上,连讲话都得学着温柔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下楼的楼梯看了真的会脚软啊!~~

塔顶的风景很好,可以看到整座白鹿岛被河流环绕的模样。那些拍出广阔大景的网路摄影名家肯定都在这座塔上拍的。不过上塔容易下山难,下塔时腿软到快喷尿了,还是再次呼吁这不是个正确的示範,掉下来触电了保险大概不会赔!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塔顶视野超级好......(左上那张是在小火车上拍的,不是塔顶风貌)

《其三:踩大便》
这是在驯鹿园发生的故事,主角不是我,是我的旅伴宫城哥。当时我们跟鹿玩完,三个女孩正高谈阔论「月亮杯」话题,一边走回师傅的车前,他无从加入只好自行迴避。
不过三五分钟,走到车边的宫城竟成了泥人,膝盖以下全是泥巴。一问之下才知道,他不慎踩到一坨鹿屎,弄得鞋底髒兮兮,他怕上车被嫌臭,就去水坑洗洗脚,没想到一步错、步步错,他选中的水坑不是水坑,而是个深深的烂泥坑,当他发现事情不单纯时,小腿肚已经沦陷了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在蒙古的野溪洗鞋子,多幺难忘的经验呀(坏笑

幸好这儿是呼伦贝尔呢,虽然没有洗手台,没有水龙头,但我们有母亲一般的河流哪。师傅狂笑一阵,带我们去野溪边,伴着流水潺潺的声音,让这位屎男洗裤洗袜洗鞋,湿搭搭的鞋子繫在车顶晒了一个下午蒙古的太阳。
行进间,偶尔听到车顶传来鞋带敲打的声音,噢,敞篷太阳浴,本次旅行最牛逼的就这双鞋了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这家伙,鞋子绑在车顶似乎满得意的?

《其四:蒙古包》
住蒙古包,越简单越好的蒙古包,是我们在黑山头草原指定的住宿体验。
傍晚时,师傅语重心长说道:「再怎幺艰难都要熬过去啊!」事实上帐篷内虽然阳春,但基本床啊一架跟桌子都有,围个小浴帘也算有厕所。
这裏是福建人跟蒙古人租地来做蒙古包生意。那蒙古人哪?根据当地人的说法——他们很有钱,租地养牛羊就好了。当时我还叨念着:哪里艰难拉?又不是包下垫着牛屎羊屎的原始牧民家?
躺在草地上需要瞻前顾后,因为此处牲畜众多,土地肥沃,故各式各样的苍蝇蚊虫甚多。防蚊贴片,防蚊液,随身电蚊香等等,总之先别管什幺环境荷尔蒙了,你不喷就会被蚊虫淹没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蒙古包内,简单标间的概念

蒙古包内微量的热水只供应到晚上十点,我们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看到忘了时间,没得洗澡,隔天头髮呈现麵条状非常不舒服。到了的蒙古包才让你知道艰难处何在,没有空调,温度迅速降到...要穿羽绒衣还直打哆嗦的状态,他妈的冷啊!
隔天睁开眼睛,一摸脸发现:大、事、不、妙。
《其五:被虫咬》
关于我脸突然烂掉,这始终是个谜。
前晚虽然躺在草地上看星星,但额头与下巴口鼻都有头巾罩住,理当是唯一露出的眼睛最为危险。然而一觉醒来,我的额头却像晚上被堆高机挖过一样,隆起一块块斑驳的突起物,奇痒无比,完全毁容。
担心这个怪疹子蔓延到全身,我连忙拍照传给认识的皮肤科医生「隔空鉴定」,他说我是被虫咬了,得去城里买抗生素药膏。幸好那一天行程正好回到满州里,顺利解决。
回台湾看医生,医生说这是什幺虫?我答不知,出游时肇事。医生再问何处有这幺兇悍的蚊虫,我再答:蒙古。医便沈默良久,结语曰:难怪。
《其六:海关的小房间》
海拉尔机场很小,小到自己忘了是要搭飞机。
托运了行李过安检时,人一过检查口就听到警铃大作。搜身很常见,并不惊慌,直到我的贴身小包里头被拿出一罐防狼喷雾。喔天啊,我忘了把他拿去托运!
女海关很淡定的转头问我:「防狼喷雾?」
我惊恐答:「是。」
女海关请我留在原地等了快十分钟,这段时间我快紧张到发疯,几个白白胖胖的公安吹着口哨出现在我眼前。把我带到外面的小房间,没收防狼喷雾、拿走台胞证登记。
沿途白胖仔很惬意,还一直闻我的防狼喷雾,问我:「这美国货欸,妳有喷过吗?」
我试图表达歉意:「抱歉,我应该託运的。」
白胖仔:「没事,但这也不能托运啊?你从哪里进来的?」
我:「北京......」
此事没有下文,传说中的小房间里面有很多小苍蝇,有点热,但人人亲和有礼,最后白胖仔还帮我重新开路免排队快速通关,实在是个好孩子。但愚蠢之人胆子必小,我通关之后还是喝了海拉尔啤酒压惊。
对,海拉尔啤酒不错喝。这倒是个很不错的回忆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《其七:蠢妇骑马》
最后想写一个极短篇做为结语,这也是蒙古行中,让我痛不欲生的一个段子。
我们去骑马,马术师傅教我们穿防护衣跟安全帽,也教我们基本控制马的方式,然后我们出发了。从开始骑马第一秒开始我就觉得该逼痛、很痛、超级痛!然后难以启齿的隐痛了好几天。
回台湾才知道,喔,原来骑马要尽量站着不能坐着啊?马术师傅不说是因为觉得台湾人常识都很好吗?
不过,至少我只骑了四十分钟,而不是整整八个小时的穿越沙漠之旅,旅行中遇到不顺利的事情,就这幺想吧,那些杀死我的,都,不,致,命。

内蒙,呼伦贝尔(三)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

有时间拍照没时间学怎幺骑马的白痴


相关推荐